您好,欢迎光临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中国最具权威性出口退税专业网站
权威、及时、前瞻、独到
宁波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
发表时间:2011-8-19 14:41:37 来源: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 [我要挑错]

  案例:宁波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案

  原告:浙江远达 国际货运 有限公司(下称远达公司)

  被告:庄英晖

  被告:宁波市保税区倍超 国际贸易 有限公司(下称倍超公司)

  1999年3月2日至3月11日,倍超公司委托庄英晖办理两票货物的出口货运事项。庄英晖受托后,以天津远洋货运公司上海分公司宁波办事处(下称天远货运甬办,该办于1999年3月18日成立,庄英晖被委任为负责人,经营范围为天津远洋货运公司上海分公司委托代办有关事项,同年12月,该办停业清理)名义,委托远达公司办理该两票货物的出口货运代理事项。托单载明:托运人为倍超公司,运费预付等。远达公司依约办妥出口货运事项,并向承运人垫付 海运 费39200美元。同年3月23日,远达公司开具该两票货物 海运 费发票交给庄英晖并向其催要运费。此后,倍超公司依庄英晖指令将运费支付给与本案无关的宁波保税区亿豪 国际贸易 有限公司(下称亿豪公司)。催款未果,远达公司遂向宁波海事法院起诉庄英晖、倍超公司,要求判令支付其垫付运费。

  原告远达公司诉称:原告接受庄英晖以天远货运甬办名义的委托,依约办妥两票货物的出口货运事项,并垫付 海运 费39200美元。庄英晖未支付运费,倍超公司接受错误指令支付运费,均应承担责任。请求判令两被告连带支付原告垫付的海运费39200美元,折合人民币350260元。

  被告庄英晖辩称:其行为非个人行为。倍超公司支付的运费系付给亿豪公司,非由其个人占有,请求判令驳回对其本人的起诉。

  被告倍超公司辩称:倍超公司与天远货运甬办存在委托关系,但与原告没有直接委托关系,故其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且倍超公司己支付运费,请求判令驳回对倍超公司的起诉。

  [审判]

  宁波海事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倍超公司与原告没有直接的委托关系,且倍超公司已按照其受托人的指令履行了运费支付义务,倍超公司按指令付费的行为并无不当,故不应再对原告承担支付垫付费用的责任。被告庄英晖在操作本案贷代业务时,其身份为天远货运甬办负责人,故庄英晖的行为不应认定为个人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也不应由其个人承担。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01年3月22日作出如下判决:驳回原告远达公司对被告庄英晖、倍超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称:原判认定庄英晖的行为系职务行为,证据不足。倍超公司不顾财务制度和上诉人的合法权益,将应付给上诉人的运费支付给第三人,应当赔偿上诉人的运费损失。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

  两被上诉人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根据各方当事人对新证据的质证、认证情况,二审法院确认如下事实:涉案两票业务,庄英晖从未向天津远洋货运公司上海分公司汇报过。庄英晖在办理涉案两票业务时,系亿豪公司海运部经理。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个人在从事交易行为时,具备多种身份是常见的现象,其以何种身份从事交易行为,应由其举证证明。本案中,没有证据证明庄英晖的行为系职务行为,如由单位委托授权书,或与交易对象签定的合同上盖有单位公章等等,故其行为系个人行为,民事责任应由其个人承担。庄英晖委托远达公司办理涉案两票货物的出口货运代理事项时,将载有“托运人”为倍超公司的托单等材料交与远达公司,故可认定远达公司知道倍超公司与庄英晖之间委托代理关系的存在,远达公司与庄英晖之间的委托合同直接约束远达公司和倍超公司;远达公司垫付货物运费,应由委托人倍超公司偿还并支付利息。况且,倍超公司履行不当,系因其选任受托人不当所致,由此产生的民事责任理应自负;至于远达公司关于判令庄英晖和倍超公司连带支付运费的请求,既无事实基础,亦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为此,二审法院依照《民诉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三)项,《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第三百九十八条、第四百零二条之规定,于2001年7月3日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由倍超公司支付远达公司垫付海运费39200美元及利息3000美元,折合人民币350260元,于判决送达之日内付清;三、驳回远达公司对庄英晖的诉讼请求。

  [评析]

  远达公司垫付了海运费,其基于委托关系的请求能否得到支持,取决于对下面三个关键问题的认识,对此,一、二审法院的看法截然相反,现分述如下:

  一、庄英晖行为的性质。在从事民事交易行为时,个人有多种身份是常见的现象,当其主张系职务行为时,应由其举证证明,如未能举证,则应负举证不能之法律后果。本案中,庄英晖未能举证,故其行为系个人行为。事实上,在本案中还有其他证据证明庄英晖行为的性质:庄英晖以天远货运甬办名义委托远达公司时,天远货运甬办尚未成立,庄英晖也不可能是负责人;倍超公司接受的是庄英晖个人指令;运费付至庄英晖任海运部经理的亿豪公司;其主管单位从未授权亦部知道庄英晖曾从事涉案两票业务等。

  二、倍超公司和远达公司间的法律关系。他们之间是否存在委托关系,是适用《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条件,也是远达公司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的关键。本案中双方委托关系是存在的,可适用《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关于委托人自动介入的规定,理由如下:1、倍超公司明知庄英晖个人无从事贷代业务资格,势必要转委托才能办妥多托事项;2、托单载明托运人为倍超公司,远达公司可藉此途径知道倍超公司于庄英晖代理关系的存在。不论庄英晖是否告知远达公司该代理关系的存在,亦可发生委托人的自动介入。产生的法律后果是,庄英晖与远达公司之间的委托合同直接约束倍超公司与远达公司。

  按照上述分析,结合《海商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可得出两个结论:1、倍超公司应支付运费给承运人; 2、在远达公司垫付运费的情况下倍超公司应将将运费支付给远达公司。本案中,倍超公司按庄英晖指令将运费支付给了与本案无关的亿豪公司,显系履行不当,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庄英晖的原因造成了倍超公司的错付,责任应由庄英晖承担,这一观点是否成立?

  三、在本案中庄英晖是否应当承担责任。在委托人自动介入情形下,合同将对委托人产生约束力,而代理人既不享有合同权利,也不承担合同义务,故庄英晖作为倍超公司的代理人,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责任。另外,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由于庄英晖的原因造成倍超公司违约,倍超公司应向远达公司承担违约责任,其和庄英晖之间若由纠纷,可根据法律规定或约定另行解决。综上,依照《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或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得出的结论是一致的。倍超公司应再次支付运费、岂不冤哉?

  其实不然,理由有三:其一,倍超公司深信庄英晖的诚信,委托其办理涉案业务,按其指令付款。然而庄英晖并非如倍超公司想象,也辜负了倍超公司的信任。究其原因,系倍超公司选任代理人不当;其二,倍超公司将运费支付给与整个交易过程毫无关联的亿豪公司,不仅违背商业常识,也违背财务结算制度的规定;其三,《海商法》第六十九条明确规定托运人应按约定向承运人支付运费,故倍超公司具有审查亿豪公司是否有权收取运费的义务。

  综上所述,对远达公司要求倍超公司支付其垫付运费的请求,应予支持,而庄英晖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责任。

  [几种可以考虑的思路]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也曾考虑过另外几种思路:

  一、适用代位求偿权制度处理本案

  有对问题的界定,才有讨论的可能。适用代位求偿权处理本案,似可定义为远达公司垫付海运费后,享有代位行使承运人对托运人倍超公司求偿运费的权利。但这一思路不妥:1、代位求偿权应在法律有直接规定或约定的情况下才可行使,本案中远达公司垫付运费后,既无法定的代位求偿权,亦无倍超公司予承运人的约定; 2、该思路可解决远达公司的适格原告问题,但基于《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远达公司的合法权益可依据委托合同得到保护,无须绕圈子解决其主体资格问题; 3、远达公司起诉依据的是海上货物运输代理合同,而非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本身。

  二、适用合同债权转让制度处理本案

  基于同样的理由,先对本案合同债权转让作一界定,即承运人通过协议将其债权(运费)转让给远达公司,然后由远达公司行使对债务人倍超公司的债权(运费)。这一思路亦不可取,因为:1、合同债权转让有一基本要求,让与人与受让人之间须达成协议,而本案中,承运人与远达公司间没有协议:2、远达公司取得并得到保护的合法权益,是基于其垫付运费的行为,以及{合同法}第三百九十八条的规定;3、债权人转让权利,应通知债务人,否则,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本案中,承运人未通知债务人倍超公司,债权转让对倍超公司不发生效力。

  三、价值衡量

  即固有的交易方式与公正之间的价值衡量。在类似本案连环委托办理货运代理事项的关系中,也许固有的交易方式是下家向上家代收运费。这种方式不仅为该行业所许可,且具有手续简便、效率高等优点,但是在出现如庄英晖之行为情况下,托运人应承担再次支付运费的责任,如前所述,他并不冤枉。在固有的交易方式中并存的效率和风险责任之间进行选择,是交易各方的事情;在固有交易方式与公正之间进行选择,法院选择的是公正。

  这里隐含一个前提,即本案中当事人各方未明确约定由庄英晖代收代付运费,假如有这样明确的约定,而其他事实不变,该如何处理?

  这种情况下有三个法律关系。第一,庄英晖与倍超公司委托代理关系中的权利义务为:委托庄英晖办理涉案业务,并支付运费给庄英晖,再由庄支付给远达公司;第二,庄英晖与远达公司委托关系中的权利义务为:委托远达公司办理 货代 业务,由庄英晖代收运费并支付给远达公司;第三,基于《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形成的远达公司与倍超公司间的法律关系,权利义务直述三个法律关系中,庄英晖的地位是关键,他既是倍超公司的代收代付运费人,又是远达公司的运费代收代付人,他还是约束倍超公司与远达公司的委托合同中的运费代收代付人,他处分了运费,责任由谁承担,是倍超公司,还是庄英晖本人?在约束远达公司与倍超公司的合同中,明确了由庄英晖代收代付运费,双方就此达成了合意,应依约履行。倍超公司按庄英晖指令支付了运费,即为履行了支付义务。因为依合同约定,其履行义务的对象是庄英晖,不构成错付。根据庄英晖与远达公司的委托合同,庄英晖代收运费后,由义务及时支付运费,其处分运费的行为,构成了对远达公司的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

全文共4526字节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任何组织未经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以及作者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更好服务读者、传递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本网亦不对其真实性负责,持异议者应与原出处单位主张权利。
最新动态
网站介绍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 V8.1 Copyright ? 2002-2012 TaxRefu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By 大连龙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本站所有资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经营许可证编号:辽B-2-4-20090019, 国际质量管理体系认证:ISO 9001:2000
申报系统全国免费技术支持热线:0411-85865678(三路并发,自动转接
客户服务中心热线:4006186661(包括产品销售咨询、VIP会员服务、产品售后服务)
投诉热线:0411-81895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