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出口不收汇综合治理探讨

2019-04-16 10:37:55作者:张万祥来源:实践与思考浏览:112

  摘要: 贸易进出口理应产生相应的外汇资金收付行为, 没有交易对价的 “出口不收汇” 是一种变相的跨境资金流出行为, 其在某种程度上存在虚假贸易的可能, 虚增的出口数据容易成为个别国家发动对华贸易战的口实。 目前出口不收汇现象已成为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管理中的突出问题, 本文通过对出口不收汇现象成因和监管难点的分析, 提出综合治理建议。

  随着外汇管理改革的进一步深化, 货物贸易外汇管理自由化、 便利化程度极大提高。 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以外贸出口为名、 行代理业务之实的企业, 这些企业为外地企业代理出口报关但不负责收汇, 凭属地企业身份帮当地政府完成出口任务, 获取政府奖励补贴。 此类企业只出口不收汇, 甚至不到外汇局办理名录登记,严重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 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不良影响。 为促进外贸实体经济良性健康发展, 亟需对出口不收汇现象进行综合治理。

  一、企业出口不收汇现象的主要特点

  (一) 注册地与经营地相分离, 普遍存在“一大三小” 的现象。 出口不收汇企业法人代表均为外省籍人, 在本地租用民房作为办公场所,无固定人员, 普遍做法是临时聘请财务人员充当公司联络员, 缺乏健全的财务会计制度, 存在财务账册、 单证保管不完善等诸多问题。 该类企业普遍存在代理出口业务量大、 注册资金小、 公司规模小、 纳税规模小的现象, 资金流与货物流严重相背离, 因出口货物无资金流相匹配, 造成贸易背景的真实性难于判断。

  (二) 同一控制法人分散设立多家企业 ,同时与多地政府进行合作。 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往往以一套管理团队注册成立多家公司, 同时与辖区多个县市进行合作, 仅变换企业的法定代表人, 企业间关联度较高。 如广东省刘某在A 县设立 2 家企业, 在 B 县成立 2 家流通型外贸企业, 在 C 区也成立 2 家企业, 同时与三地政府合作。 据调查了解, 出口不收汇企业采取分散注册多家企业的方式, 旨在避免因单家企业出口数据偏大, 年末被当地海关屏蔽而影响企业领取奖励金。

  (三) 不办理名录登记 , 规避外汇管理 、税务等部门的监管。 出口不收汇企业为规避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 存续时间较短, 地方政府兑现年度出口奖励后, 其又重新注册新公司继续与地方政府合作, 大部分企业并未办理企业名录登记, 如 2018 年某县与政府合作的 12 家流通型贸易公司都未办理企业名录登记, 均为小规模纳税人, 不享受出口退税优惠政策, 该类企业主要通过在短期内大量组织出口, 获取政府奖励金。

  (四) 出口货物多为低值易耗品, 且出口报价水份较大。 出口不收汇企业出口货物种类繁杂, 主要为价值低、 劳动密集型的小商品,如小五金、 纺织品、 塑料制品、 服装、 鞋帽、耗材等。 该类企业普遍采取提高出口商品报价 , 虚 增 出 口 金 额 的 做 法 , 如 厦 门 海 关 在2017 年抽查某贸易有限公司出口记录时发现,2016 年 6 月 20 日, 该公司委托厦门某报关公司向东渡海关申报出口卫生瓷洁具 884 件, 出口价格出现较严重的虚高, 接近同类同规格产品出口价格的三倍, 货物真实价格为人民币75.62 万元 , 但其出口金额达 29.93 万美 元 ,折合人民币约 210 万元。

  (五) 出口不收汇企业通过报关企业获取出口数据。 出口不收汇企业为获取政府奖励,通过报关企业短期内获取大量出口数据, 将其出口额统计在自身名下。 其具体做法: 一是整合零散的真实出口数据, 以出口不收汇企业名义报关出口。 出口不收汇企业按行情向报关企业支付出口报关数据费用后, 报关企业利用自身报关信息数据优势, 将所收集掌握的大量不涉及征退税的出口数据以出口不收汇企业的名义报关出口。 二是报关企业虚报、 高报出口价格后, 将出口数据出售给出口不收汇企业。 部分报关企业利用掌握的大量真实出口商信息,冒用出口企业名义虚报出口数据, 以获取出卖数据的收入。

  二、企业出口不收汇引发的负面效应

  (一) 对当地涉外经济发展无实质性贡献。出口不收汇企业主要目的是获取政府出口奖励。 据调查了解, 出口不收汇企业在当地基本是空壳公司, 一般无固定办公场所, 无正式员工, 法人代表是多为外省人, 企业货源和物流环节等也在外地, 长期 “两头在外”。 该类企业对当地产品出口和劳动力就业无任何推动作用, 也未给当地创造税利, 对当地涉外经济发展无实质性贡献。

  (二) 消耗大量的地方财政资金。 此类企业基本上由当地的商务部门引进和负责管理,仅凭海关确认的出口数据就可根据奖励标准兑现奖金, 对财力拮据的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言无疑给当地财政带来沉重的负担。 据了解, 近几年某市政府每年需向出口不收汇企业发放财政奖励资金数千万元, 极大地消耗了地方政府有限的财政资源。

  (三) 可能成为非法资产转移和实施洗钱的通道。 贸易进出口理应有相应的外汇资金收付, 没有经济对价的 “出口不收汇” 是一种变相的跨境资金流出行为。 企业出口不收汇容易给洗钱犯罪活动提供可乘之机, 不法分子可能借助出口不收汇企业账面未收汇资金, 以地下钱庄模式通过境内外资金 “对敲”, 实施洗钱犯罪活动, 为赃款等非法资金转移提供便利。同时, 一旦国内外汇率出现较大价差, 存在套利空间, 则国际投机资本易通过这一敞口大量非法流入, 冲击和扰乱国内金融市场秩序, 给国家经济安全带来严重危害。

  (四) 导致国际收支数据失真。 该类企业只出口不收汇且出口数额巨大, 导致当地货物流与资金流严重不匹配, 影响地区货物贸易监测指标阈值, 易造成对外汇收支形势的分析判断失实失真; 加之此类企业为了获取政府奖励, 采取 “低值高报” 的做法, 造成本应申报的出口收汇数据水份较大, 导致国际收支数据失真, 不利于外汇局对国际收支形势的判断和有关政策的制定实施。

  (五) 对国际贸易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外贸、 外汇统计数据缺乏合理的相关性往往给外媒施压中国留下口实。 在当前 “逆全球化” 思潮抬头, 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的背景下, 虚增的出口数据易成为个别国家主张减少对华贸易逆差的谈判砝码, 从而进一步加剧国际间的贸易摩擦。

  三、企业出口不收汇的成因和监管难点

  (一) 政府出口考核指标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偏离度较大, 高额奖励滋生出口不收汇乱象。 目前各级政府下达出口考核指标时多根据各地 GDP 增长数据层层加码, 而地方生产型企业的出口量与当年上级政府下达的出口任务之间存在巨大缺口, 特别是欠发达县域经济外向程度往往较低, 外贸人才较为匮乏, 加之县域金融服务水平较低, 有限的出口资源外流较为严重, 出口缺口更大。 部分经济外向度低的地方政府为完成出口任务, 出台了畸高的出口奖励政策, 从而衍生了专业从事外贸代理的流通型企业, 与当地政府合作完成外贸出口任务, 成为流通型外贸企业出口不收汇现象滋生的主要因素。

  (二) 公司准入门槛和成本低, 企业规避监管的行为容易得逞。 按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施行细则》, 企业提交相关材料, 未规定注册资金最低限额, 无要求注册验资程序, 工商部门也未实地察看其经营场所, 由此催生注册地与经营相分离的企业。 由于退出成本低, 企业实际控制人与企业法人代表两者之间的界定和追朔难度大, 企业可通过改头换面或另起炉灶来继续从事出口不收汇业务。 为获取地方政府的出口奖励, 企业可集中几个月爆发式出口, 当政府不与其合作时或其被外汇、 税务、 海关等部门实施重点监管后,企业实际控制人采取变更法人代表和企业名称等措施立即实施 “换壳”, 重新开展业务, 各监管部门较难发现并杜绝该行为的发生。

  (三) 现行货物贸易名录管理欠完善, 难以实施有效监管。 首先, 货物贸易外汇管理改革后, 新的法规对有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的企业要求必须登记名录, 但对有出口业务、 没有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的企业却不作相关规制, 即企业无需在外汇局办理贸易外汇收支名录登记,就可以在海关办理进出口业务。 现行的货物贸易外汇监测系统对于非名录企业缺乏相应的监测手段, 导致非名录企业长期脱离外汇局监管视线, 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外汇局的监管职能,给出口不收汇企业提供了生存空间。 其次, 现行的分类管理对出口不收汇企业的规制较为有限, 威慑力不强。 依据现行分类标准及企业名录注销等相关规定, 外汇局可将出口不收汇企业降为 B、 C 类企业或从名录中注销, 但这并不影响此类企业继续开展出口业务, 这是由于外汇局主要是从外汇收支环节来约束出口企业,企业被降级或注销名录, 只能影响企业的外汇资金收付, 并不影响企业办理进出口业务。

  (四) 缺乏配套的外汇处罚措施, 外汇监管效力有限。 《货物贸易外汇管理指引》 和实施细则规定, 企业应当按照 “谁出口谁收汇、 谁进口谁付汇” 原则办理贸易外汇收支业务, 但并未明确对 “出口不收汇” 行为的处罚规则,因此, 外汇局的 “谁出口谁收汇” 原则实质上对外贸企业的 “出口不收汇” 行为没有约束力。《外汇管理条例》 对逃汇行为进行了规定, 即“违反规定将境内外汇转移境外, 或者以欺骗手段将境内资本转移境外” 属逃汇行为, 但对出口不收汇行为是否属于逃汇未明确定性。

  (五) 联合监管部门目标取向各异, 联合监管工作机制不完善。 出口不收汇企业的监管涉及商务、 海关、 税务、 外汇局等相关部门。地方商务部门较注重政府绩效、 招商引资、 落实完成政府下达的出口任务, 出口完成情况以海关统计数字为准, 并不关注企业是否收汇问题; 海关较注重出口货物的真实性与合法性;税务部门较为关心的是出口退税的真实性与合法性; 外汇管理部门则较注重贸易背景的真实性及货物流与资金流的匹配性。 由于各涉外监管主体监管的目标取向各有侧重, 开展跨部门信息共享与联合监管有一定难度。 同时各部门之间因缺乏行之有效的联合监管机制, 难以形成监管政策合力, 客观上为违规企业提供了可乘之机。

  四、综合治理企业出口不收汇现象的政策建议

  (一) 完善地方外贸出口考核机制和奖励政策, 堵塞政策漏洞。 一要科学制定外贸出口指标。 建议政府建立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地方外贸出口考核机制, 以当地生产型企业出口基数为标准, 制定新的奖励机制, 鼓励当地企业提升产品竞争力, 扩大出口, 充分整合当地的出口资源, 如引导当地生产型企业委托外地贸易公司出口, 转为在当地自营出口,对此类企业加以奖励和扶持, 使奖励政策切实发挥促进当地外向型经济发展的作用。 二要改善出口补贴奖励政策。 建议地方政府停止对出口不收汇企业的出口奖励, 转向加大对实体企业的扶持, 促进当地生产型企业提升出口业绩 , 从源头上遏阻出口不收汇现象滋长的诱因。 三要改进出口补贴奖励措施。 建议地方政府部门改进以单一海关出口量为奖励依据的考核方式, 探讨建立多部门联合确认出口考核奖励新机制, 同时参考贸易收汇额、 出口退税等指标, 使财政奖励真正用于实体出口企业。

  (二) 加大案件查处力度, 提高企业出口不收汇的违规成本 。 一要对于 “皮包公司 ”“空壳公司” 等套利后迅速撤销的无法实施查处的违规主体, 在查清其实际控制人后, 依据相关外汇法律法规对其进行严肃查处。 二要实行银行联合惩戒机制, 推动银行强化对出口不收汇主体办理银行业务的审查, 外汇管理部门定期以风险提示函方式将出口不收汇企业及其法人代表、 实际控制人和业务骨干名单通报给银行。 银行重点关注名单内的企业和个人, 并对其所办理的所有银行业务如企业授信和资金支付结算、 个人信贷和网银等加强审核、 审慎办理。

  (三) 完善外汇政策法规和措施, 杜绝外汇监管漏洞。 一要进一步完善 《外汇管理条例》 和 《货物贸易外汇管理指引 》 等法规规章, 制定与 “谁出口谁收汇” 原则相配套的处罚措施, 对出口不收汇违规行为进行明确定性, 为出口不收汇乱象的治理提供有效抓手。同时明确规定企业依法取得对外贸易经营权后, 应主动到所在地外汇局进行名录登记, 及时将企业纳入外汇监管范畴。 二要制定有效的监管措施。 在货物贸易外汇监测系统中增加对关注类企业的监测预警功能, 及时发现企业违规行为, 并采取严厉处罚措施, 消除大规模违规套利资金借道流入的隐患。

  (四) 构建立体监管体系, 有效提升监管合力。 一要建立海关、 外汇管理信息双向互通机制。 外汇局在外汇监管中发现企业存在恶意出口不收汇行为, 应及时将情况通报给海关等部门, 通过海关在监管系统中作特殊标示, 在通关查验等环节实施特殊处理。 海关对于未在外汇管理部门做名录登记的企业, 则不允许其在海关办理报关出口。 二要加大联合监管力度。 海关、 税务、 外汇局应构建信息互换、 监管互认、 执法互助的 “三互” 平台, 深度交流和通报监管过程中的动态信息, 特别是监管过程中发现的可疑、 负面信息, 便于各涉外监管部门提高监管工作效率。

  (五) 进一步规范报关行业的管理, 有效遏制出口不收汇现象。 报关行业管理上的漏洞是出口不收汇乱象丛生的重要原因。 加强报关行业的规范化管理, 将成为遏制出口不收汇现象、 打击虚假贸易的重要举措。 建议借鉴国际经验, 规范报关行业管理: 一要严格报关行业准入管理、 退出机制并规范后续管理。 二要建立全国性报关行业协会, 发挥协会在报关行管理中的积极作用。 三要研究完善 “单一窗口”建设, 利用信息化技术, 优化报关环节, 提高报关质量和效率。 四要加大对违法违规报关企业及其法人的通报力度, 降低违法违规报关企业及其法人的信用评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出口退税咨询网。文章及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调查
问卷

电话
客服

申报系统免费技术支持热线:

0411-39402777

云申报平台服务热线:

0411-39402999

阳光会员专线:

0411-39402999转1号线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2:00,13:00—17:00(法定节假日除外)

微信
关注

扫码关注

出口退税公众号

移动端
APP

下载出口退税移动端

返回
顶部